{page.title}

高校“非升即走”要照顾基本国情

发表时间:2018-12-26

近段时间,高校教师“预聘—长聘”或“非升即走”聘请改革再次引发热议。此项改革是指在一定合约聘期内,青年教师将面临是否顺利转为固定教职“终生制”的事实决议。

然而,凡制度变革,必要巧避人道之恶,激发人性之善。“非升即走”制度显然带有基本的“制度标高”,会产生一定的淘汰率,迫使一些不适应岗位恳求的教师解聘离职。加上社会给“即走”教师贴上“不合格”“才干低下”等标签,不少教师会心生怨气怨言。此外,不同高校文件的专业名词和内涵有时让人“理解含糊”,在不同层面的解读中不免发生一定误读。加上采取的考核标准、试用期限也不尽相同,以至这项政策很容易遭遇非议。

坦率地讲,改造的前路不现成的轨迹可能遵照,不既定的路线得以索骥。高校老师治理制度包含教师准入聘请、职称评聘评审、考核评价三大环节:在教师准入聘任中,把好入口关,体现一流水准,让素质精良的青年学者进入教师行列;在职称评聘评审环节,坚持品学兼优,体现分类评聘管理跟差异化的目的管理,完善教养科研并重型、教养为主型、科研为主型、社会服务型等各类老师岗位职责、上岗条件、聘期目标,配套改革考核跟薪酬激励办法;在先生考察评估中,应制定出不同岗位教师的关键绩效指标、准入标准和流转程序,推行“代表性成果”评估机制,引导广大青年先生潜心教书育人。

高校教师是高等教诲事业发展的基础,在人才培养体系中发挥着主体作用。从前,国内高校多采用选留博士或博士后的“铁饭碗”方式,“一聘定毕生”的教职轨制确实轻易培育“懒惰的教学”。对此,一些高水平大学率先推行“非升即走”这一舶来教训的教师聘请制,意在通过设定必定聘期内需实现的考核指标,依照进步选人尺度、晋升请求的总导向,进而实现“激发选聘教师活气、提高选聘品德、优化师资结构、强化岗位意识”这一初衷。伴随着我国吹响“双一流”建设的号角,一批高校和学科将率先进入世界一流大学行列,优胜劣汰的高校人事制度改革机遇前提愈显成熟。于是,高校通过诸如“非升即走”的教师聘任改革,力求暴发整体竞争活力,优化人才资源配置,建立“能上能下、能进能出”的古代用人机制,这无论对个人长远发展,还是高校事业发展,均为良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