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page.title}

最后的黑白照片着色师

发表时间:2018-12-05

因为有给老照片着色和修整的绝活儿,所以他给良多市民“圆梦”——以前,很多人家都只有黑白照片,可经由庄乾滨老人的手,就有了红嘴唇,绿军装,成了“彩色照片”。3年前,金州区一位白叟想给在解放战役时期捐躯的弟弟破碑,可找来找去,只找到一张群体照,弟弟在照片中只有米粒儿大小的头像,而且还是上学时照的。庄乾滨花了一周的时间,把这张照片剪贴、修整、翻拍,再放大。老人望着弟弟穿着军装的英俊的照片,冲动得直流泪。

坐在修片架前,工作着的庄乾滨凝神聚气,“着色、修片可马虎不得,由于是在照片上画画,一笔画错,全体照片就完了。”庄乾滨说着,一旁的油彩、水彩,各种各样的油画笔、水彩笔、尖头裹着棉花的竹扦,都是他化腐朽为神奇的工具。“这一行当要干得好,首先要有美术基础,会画画,有扎实的基础功,其次,对摄影的各个流程和技艺都把持。这需要全套的功夫,修整、上色、放大,可懂全套的人很少,这一传统技艺,会的太少了。”

近年,用电脑软件合成、修复照片也成了盛行趋势。“用电脑确实方便、快捷,所以我这门手艺学的人太少了。”对此,庄乾滨表示了本人的担忧,人工修复有着不可取代的优势和特点,不懂面部骨骼结构组织的人用电脑也很难修复出完善的照片。庄乾滨已经在这一行干了50多年,在半个世纪的时光里,他到底为多少老照片修整、着色过?庄乾滨笑着摇头:“数不过来了。”当初他依然是这块阵地的守望者。“我会始终干下去,直到干不动那天。”庄乾滨说。

标签 黑白照片 照片 老照片 照相馆 守望者

发黄、粘连,污垢、破损……一张张破损的老照片经他的双手修复后变得完美了。他是国内“人工照片修补”跟“人工照片着色”的巨匠,是该行业里仍坚守这块“阵地”的守望者。在大连西山老居民区,有一家不起眼却颇有名气的小照相馆,照相馆里一位鹤发童颜的老师傅终年穿一件老式工作服,爱跟顾客们开玩笑,他就是庄乾滨,是我国早期黑白照片着色大师,全国照相行业国家二级评委。当初,已经77岁的他专门帮别人“修补破碎的记忆”。

庄乾滨出生于1941年,自幼酷爱绘画,他从小的空想是当一名画家,1957年在大连工人文化宫进行系统学习,18岁的时候却来到到春华照相馆做学徒,从此和摄影结下了不解之缘。从18岁起进入到照相馆后,他把美术的技能与照相技巧便缓缓的糅和到一起,经过他着色的黑白照片屡获大奖,发现出一条着色跟修补技能的新门路。庄乾滨说,我很感激自己的美术基础。照相这一行最重要的品格首先是热爱,第二就是要有一定的艺术修养,必定的美术基本。不基础,想应付顾客问题不大,但要将来发展到一定品位、闯出新途径就难了。